当前中学校长在学校管理和建设过程中主要面临如下五大压力:

  1. 人事分配体制的弊端致使教职工积极性不高带来的压力:

第一,优胜劣汰机制不健全。虽然我们多年来一直讲打破“铁饭碗”、“教师资格考核”等,但实际情况是,作为事业单位的学校教职工和干部,基本上是只进不出和只升不降(除退休外)。学校急需的教师要不到,称职负责的干部很难求,优胜劣汰根本无法实现。比如,学校中层以上干部,大都由上级任命,这就导致部分干部有着很强的心理优势,无压力感和紧迫感,办事自然大打折扣。而很多想干事、肯干事、能干事的普通教师却望“职”兴叹,久而久之,一腔热血付之东流,干事积极性愈来愈低,存在得过且过的思想。

第二,学校的职工收入分配不够合理。虽说实行绩效工资制,在分配上基本上也是照吃“大锅饭”。学校管理层难以根据教职工的工作量与质,在收入分配中适当拉开差距,发挥收入分配的激励作用。造成的结果是,与过去纵比,教职工的收入是大大提高了,但横比,同一学校教师收入差别不大,因而工作积极性没有如我们期望的那样高,甚至因受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反而是更低了。在当前普通中学教育发展的实践中,教师的权利、教师的待遇似乎并没有得到更多的重视,教师的专业权威没有得到更好的尊重,教师主动性与创造性难以体现。教师工作“辛苦而收入低”仍然是教师群体中公认的观点。

第三,办学自主权小,管理队伍工作效率不高。在学校管理中,虽说一直实行“校长负责制”,有一定的自主权,但实际情况是,受各种因素的制约,公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并不大,即使有权也不也用、用不了,校长对学校人、财、物的管理难以发挥积极有效的作用。为了维持学校的正常运作与发展,一直到现在,校长的主要任务,仍然是跑各相关部门争经费、争项目,无法真正把精力投入学校的教育教学管理工作之中。同时,因为校长的管理权限受到制约,很难真正按学校工作的需要管理到位,达不到最大的管理效应。

此外,上级部门各种名目繁多的形式检查也让校长们疲于应付,苦不堪言。

  1. 学校经费的短缺带来的发展压力

作为义务教育学校,公办初中的经费来源主要靠政府投入。当前,沿海地区经济较发达,较高水平地保障了教职工的人员经费,但落后地区,政府对教育的投入依然严重不足,大大制约了学校的发展。

比如江西省,在生均公用经费方面,每生每年700元,对一所2000名学生的学校而言,一年的公用经费不足150余万元,其中除掉上缴的各项费用,刨去水电费、学校办公费、教师培训费、旅差费等,所剩无几,致使学校许多工作因经费紧张而受到影响,学校的正常运行大打折扣。

在基建经费方面,对学校而言,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投入标准,且经费的使用效益很差,致使许多公办初中的办学条件不仅难以明显改善,甚至由于设施设备老化还可能出现倒退。与先进地区的义务教育学校相比,我们不仅没能缩小差距,相反,差距正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在进一步扩大!

在师资培训方面,学校大多数教师只能于本校、本地或网络等远程培训。

  1. 单一的评价、过度重视教育教学结果带来的压力

一是评价体系单一。尽管多年来我们一直倡导素质教育,一直希望用全面发展观点来评价一个学生,来评价一所学校的工作。但客观事实是,无论社会公众,还是教育行政部门,经常一味地只关注学生的考试成绩(如全市中高考成绩排名),中国式名校首先是拼“高升学率”,情况甚至愈演愈烈。还让校长(包括教师)压力山大。

以升学率决定校长去留,甚至在各种场合公开提出“升学率=人民满意的教育”,“没有升学率,校长就下岗”。这种比中央文件更管用的追求升学率的“行政”机制是校长办学面临的最大负面压力。

二是源自过度重视教育结果而不善尊重教育规律的家长。一方面,中学教育成了家长希望子女“改变命运”或未来发展的重点投资领域;另一方面,家长又不愿尊重教育的客观规律,功利性的教育目的推动着揠苗助长的教育手段。只有满足了这种希望,学校才能得到家长的支持,导致学校不得不为迎合家长的愿望而放弃正常的办学理念和教育行为。

校长一定知道什么是“值得做的教育”,然而,教育的理想未必会被认同,理想的教育未必得以实施。由于社会、家长与校长对办学价值的理解差异很大,这就转化为压力作用于校长,使校长“想做的做不来,不想做的也得做”,于是就出现了“真教书,假育人”的现象,也就是常说的“扎扎实实抓应试教育,轰轰烈烈喊素质教育”。

  1. 师资的不足、生源的流失带来的压力

教育要均衡发展,应努力实现教育公平,办人民群众满意的教育,是我国教育发展到今天,全社会逐步形式的一个共识,也是我们党和政府努力实现的目标。但现实情况是“师资、生源都不均衡,甚至失调”。

外面的老师要不来,里面的老师留不住”,落后地区、普通中学教师流失现象严重,优势教师资源越来越向发达地区、城市、重点中学集中,使得教育资源优势地区日益明显,落后地区日益落后,教育领域凸显出“马太效应”。教师流失特别是年轻教师流失使得教师出现结构性断层。后继力量跟不上,学校教育就要出现青黄不接了。每到开学关口,教育流失甚至不足等现象让校长们在排兵布阵上捉襟见肘。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没有好的教师,哪有好的教育。有时只能“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甚至“赶鸭子上架”。

这种教育资源失衡又致使普通中学面临生源紧张。尽管义务教育阶段取消了学杂费,也推行了就近入学的制度,但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状况还较为普遍。没有一个家长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所以他们只能跟着不和谐的音符,疲于应付。正如此,大量的优质生源向优质中学聚集,薄弱学校则陷入了生源不好导致教学质量下滑,教学质量下滑导致生源更减少的恶性循环。在这样的环境中,如果学校管理跟不上,教师就很可能会因为失望、无奈、难出成绩而最终出现职业懈怠。不同学校之间的分化就此越来越大。

  1. 安全事故的频发及一边倒舆论带来的压力

作为校园安全的第一责任人,每当安全事故发生时,校长们都会首当其冲地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巨大压力。他们有的要为校园安全负行政责任,有的则要承担法律责任。

因而,学校意外伤害事故如何处理已经成为困扰中小学管理的一件大事,而且具有普遍性。对于这类事故,谁也不愿意让它发生,可是一旦发生了,社会往往出于对弱势群体的同情,总是对家长提出的赔偿要求尽量满足,这样学校就不得不为此付出巨大的财力和人力,学校要为此承担很大的压力。有些案例的高额赔偿也是足以让一些学校谈意外事故而色变。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所有可能发生意外的活动不搞了,有的学校甚至连体育课也谈虎色变,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学校也知道这样做有因噎废食之嫌,但却没有别的办法,这势必影响到学校教育教学的开展。

体制之弊端,经费之紧张、升学之压力、师生之薄弱、安全之重要这五大压力压到学校校长身上,设身处地,校长之苦就不言而喻了。校长作为学校的核心,过大的职业压力会对整个学校的运行发展造成危害。因此,寻找减轻中小学校长压力的方法,就成了当前基础教育发展面临的一个紧迫课题。

笔者认为,校长职业压力的减轻虽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到诸多方面,但仔细分析压力源头,归结到两点:一是外因,主要来自客观方面的教育部门、社会环境等因素;二是内因,主要来自校长、教师等学校内部的因素。“解铃还须系铃人”,缓解压力只有从源头入手,一要靠政府,二要靠校长。只有两手都抓,抓好内外因这两只牛鼻子,攻破主客两端,压力自会分化瓦解,校长也能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全力以赴,必无旁骛,驾驭学校这艘大船,破浪前行,直达理想的彼岸。我们提出下面几点具体建议。

  1. 教育行政部门要简政放权,真正实现“校长负责制”

由于受体制等多方因素的影响,校长通常责大于权,有责无权。这就势必造成学校管理中的政令不通,上不敢得罪人,下管不住人,校长不得不花费巨大的精力和时间协调各种关系。因此,教育部门应给予校长与其责任相当的权利和自主权,保证他们工作的顺利开展,减轻他们的心理压力和工作压力。

  1. 国家应创新评价机制,不以“分数、升学率”论英雄

尽管现在全面推行素质教育,但现行的教育评估机制仍然是以考试成绩作为评价一个学校办学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准,考试分数、升学率直接影响到校长的评优、奖励和职位的升降。这尤其对一些普通中学的校长不公平。因此,迫切需要建立新的、合理的评估体系。要将结果评估和过程评估相结合,要以全面评估代替单一评估,要把评估建立在服务的理念上,通过评估,正确诊断学校的问题,帮助校长解决问题。特别是不搞“假、大、空”形式主义检查和评比。

  1. 政府应关爱弱势群体,给予薄弱学校更多的支持和帮助

教育资料不均衡是个历史问题、地区问题。由于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农村中学、普通中学和城镇中学、重点中学很难比拼,这就导致薄弱学校教师流失、优质生源流失。对薄弱学校进行政策倾斜,严格实行“划片招生,就近入学”制度,尝试实行教师(或校长)校际间正常轮岗、流转等。这不仅会逐步消除或者缩小地区教育差距,努力实现教育公平,更因为校与校之间旗鼓相当,竞争更激烈,从而激活了教育这“一江春水”。

  1. 校长要正确认识自身角色定位,不断调整自己的“精、气、神”

首先,校长必须认识到自己处在上要服从上级部门下要面对全校师生的中间位置,要正确把握自己角色,要善于舒缓压力,吃得苦,受得气,要有服务意识和奉献精神,要有大局观和长远眼光。同时,要不断培训进修,树立终身学习的观念。通过多种方式补充“能量”,提高自己的“精、气、神”,方能在学校管理中不断释放自己的“正能量”。

  1. 校长要灵活用权,制度管人,知人善任

校长要打好手中这张“权”牌,校长这个“车头”才能将学校这列“火车”快速、有效、安全地开到目的地。要大权集中,小权分散,善于调动和发挥班子成员和中层干部的积极性。校长不能事无巨细,大包大揽,疲于奔命,压力重重,而应该有效地放权。要制定出一整套合理的、完善的规章管理制度,校长要身体力行,以身作则。校长不能任人唯亲,不仅要知人善任,更要敢于重用那些肯干事、能干事的教师。同时要充分信任广大师生员工,给予和培养他们自主管理的权利,可以根据本校发展的目标,对各位干部及教职工规定具体的目标,赋予他们相应的权利并承担相应的职责,落实岗位制,使大家各司其事,各负其责。这样管理效率提高了,校长的管理压力就会明显减轻。

  1. 校长要以人为本,以情待人,用心做合

作为校长,应心中有师生,想师生之所想,真诚、善意对待每一位师生员工,真正成为一个师生的服务者、贴心人,让他们从心底里喜欢上自己。“以情感凝聚人心”,何愁“学风”、“教风”、“校风”不正。校长必须有活跃的教育思想,兼容并包的学术胸怀,要把抓教育教学质量作为自己的工作重点。要静得下心,沉得下身,经常深入课堂听课,找教师谈心,找学生谈话,促进师生不断进步。校长要权为学校用,利为师生谋。要廉洁奉公,以身作则;要知人善任,任人唯贤;要能进能做,做研究型、专家型校长;要有好口碑,让群众发自内心地服你,从而让来自学校内部的管理压力遁迹无形。

  1. 校长要学会关爱自己,修养身心,舒缓压力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境随心转”,这些都说明一个人只有拥有健康的身心。比如:多到户外锻炼身体,多听音乐陶冶情操,多与师生打成一片,多和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多与同行交流管理经验,多与领导诉说请教。自己是最大的敌人,校长只有走出“自我”,方能战胜“自我”,直到达到“无我”,最终实现学校发展与自我成长的双赢局面。

    金新林校长